April 16, 2006

 

Chapter01 放生


母狗挺著微隆的肚子,逆風攀上草丘,一身淺黃軟毛在陽光下散發著聖潔的光輝──母性的光輝。

帶著焦味的熱風,把草坡吹得像奔流的浪濤。閃亮的白雲在烈日下移動,一片又一片雲影像飄移的大陸,乘著草浪遷往未知的空間。

母狗躍過雲影,到達坡頂,吐出舌頭喘著氣。額角上三條癒合不久的長疤閃著鮮嫰的肉色,僥倖殘存的一只眼睛,回望草丘下年輕的女孩。

女孩露出久違的笑臉,純白的長裙飽吃暖風,漲得像個大汽球。
母狗心裡高興著,仰天吠了數聲。

強裝堅毅的女孩忍著淚水。她未能說服自己放棄母狗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如果母狗不是懷孕,女孩必定會帶著牠,一起出席那個人的喪禮,同生共死。可惜現在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信任動物的本能,祈望母狗的野性能夠覺醒,說不定可以奇蹟地生存下來。

女孩從背包拿出大袋粉末,一把一把地潑灑,在通往草丘的小路上劃了一條白色的線──一條分別生死的界限。女孩閤上眼睛,替母狗與牠肚內的胎兒作最後的祝禱,然後俐落地轉身,跳上在身後等候多時的計程車。

「……開車吧。」

司機也不多問,一雙細眼通過照後鏡打量這蠻漂亮的小女孩,心裡暗罵一聲,便踏下油門,曬得像個熱鍋的計程車立即加速離去。

司機見過不少這類涼薄的寵物主人,興緻來便買下,一不高興便丟棄。「年輕人嘛,就愛把生命這回事當成兒戲嘍。」

剛才還在享受著陽光與草香的母狗,拼命跑到到小路,卻被路面上的粉末弄得噴嚏連連,痛苦得在灼熱的沙路上打滾。母狗不解與哀傷的獨眼滿是淚水,目送女孩的計程車遠去。

隔著車尾窗向母狗告別的女孩,終於控制不了,把頭埋在椅背上痛哭。淚珠滴下,沾濕擺放在座位上的提琴箱子。

司機徹頭徹尾瞧不起這虛偽、涼薄的客人,懶得說任何安慰的說話。「嗨,小妹子,東濱市那樣大,你要到哪裡呀?」

女孩拿出手帕,擦淨淚水。一雙年輕又哀傷的眼睛眨了眨。「我忘了名字……總之請送我到市裡最大的那一所殯儀館。」

「即是『新東濱殯儀館』啦……」司機皺起花白的眉毛。「你一個人跑那麼遠去殯儀館幹嗎?爸爸媽媽呢?」

「爸爸媽媽……」女孩停止飲泣,雙手緊緊抱著提琴箱子,露出堅毅的臉容。「他們……在裡面等我。」


>>>Chapter 02 獸醫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