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8, 2006

 

Chapter03 虎父


「阿虎,放手吧。我不想看到你跟全東濱市的刑警為敵。」男人沉穩的聲線,在悶熱的行人隧道內迴盪著令人折服的能量。

阿虎雖然滿頭大汗,臉容憔悴,但剛直的眼神卻異常凌厲,狠狠盯著面前的男人。

男人雖然年近六十,但穿著一身黑色長皮褸,雙手戴了對蛇皮手套,身型修長,筆挺得像個模特兒。清爽的短髮已呈灰白,一雙鷹眼充滿威嚴。

在這樣的高溫、這樣的環境,男人半滴汗也沒流過。除了天生是一頭冷血動物外,阿虎實在找不出其他答案。

男人略為後退了一步,緊貼阿虎心臟的鎗管也稍稍後移。「如果你要的是錢,儘管開一個價。我跟他們商量一下。」

「如果我要錢,一開始便會跟你討……」阿虎黯然搖首。「楊次長,你令我很失望。」

楊次長冷冷的說:「我從來沒要求任何人對我有任何期望。」

「我加入警隊,不斷進修、考昇遷試,為的便是找機會進入你的警區,追隨你工作……」阿虎泛起嘲弄的笑臉:「笨蛋……」

楊楊次長沉默了半晌。「警察廳早就跟這個城市一起腐爛掉。你不認清、接受這個現實,就只好離去……當然,事情弄到今日的情況,誰也逃不了。」

阿虎:「怎麼啦?難道你要在這兒開鎗殺我?你教給我的,可不是這些三流的方法。」

楊次長:「如果你想死在這兒也可以。『一名停職中的刑警深夜被持鎗匪徒行劫,疑因反抗被殺』,我相信東濱市的弱智市民會接受這麼爛的頭條新聞。」

阿虎苦笑著。他當然知道楊次長這老狐狸不會笨到這樣殺害自己。

楊次長:「想想你的家人。別逼我們動手。」

「法律上,他們已不是我的家人。」

楊次長冷笑。「是嗎?那麼你不反對我們殺了他們吧?」

阿虎的裝甲開始軟化。「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你們不是墮落到這個程度吧?」

楊次長無奈道:「是。無論平日的行止多麼尊貴,被逼到死角的王者,也不得不用下三濫的手段。」

阿虎仰頭大笑。笑得狂,也笑得悽厲。

楊次長忍耐了十五秒後,發出像指揮步操的命令:「向左走。B出口。」

阿虎不屑地瞧了楊次長一眼,然後依言向著隧道的左邊走。楊次長一直持鎗跟在他的身後。

一個醒目的B字高懸在盡頭處。重型車輛高速駛過的聲音越來越響亮。

阿虎走出隧道,發現出口緊接著一條橫越市際高速公路的天橋。楊次長從後輕擺手鎗,示意阿虎走上天橋。

橋下車輛盡皆以公路車速上限飛馳。強光。噪音。廢氣。震動。阿虎全身的感官同時間被劇烈衝擊。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天橋中間最暗的位置才停下。阿虎抬頭,看見天花上的小燈早被破壞。他相信,像這種平凡不過的夜晚,公路上的駕駛者沒可能看到橋上發生的事情。

楊次長大聲喝令:「脫光你的衣服,拿下手錶、手機、項鍊所有物品。」

阿虎:「我可以打電話給家人嗎?」

楊次長斬釘截鐵地拒絕。「從你跟我們作對開始,早就應該跟他們告別。現在太遲啦。」

阿虎沒有再作任何請求,然後開始脫去上衣,並把它摺好,一件一件安放在地上。

楊次長笑說:「果然是我的好學生,不用我指示便自己會來。」

阿虎脫去褲子。「要不要替你……不,是替我,寫份遺囑?剛才走上天橋的時候,我已想過,重點是受不了內務部調查的鉅大壓力,於是像瘋子般脫光衣服,跳下高速公路自殺……」

「不用了。」楊次長從懷裡掏出一個信封。「我替你寫了。」

阿虎苦笑:「我不懷疑你模倣筆跡的能力,但我常常會寫錯字,希望你的信不要寫得太流暢,惹人生疑。」

楊次長:「請放心。筆跡鑑證專家也是我們的人。」

阿虎冷笑:「真有你們的!連那個正氣的大叔也收買到。」阿虎已脫光並摺好所有衣服。身上的物品也一件件放在上面。

「爬上圍欄,跳下去。」

阿虎爬上圍欄。一望無際的公路就像條巨型運輸帶,把車輛以極速運入運出遠遠的東濱市──一塊在仲夏黑夜裡發光的寶石。

這樣便完結了嗎?殺害無辜的人不是罪,不同流合污便是罪嗎?阿虎閉眼。車輛刮起的熱風把他吹得搖搖欲墜──他們會原諒我不辭而別嗎?我想會吧……對不起……將來在天國好好再跟你們解釋吧……不……我沒有資格到天國去……

楊次長心裡出奇地平靜。他想這場惡夢終於完結。明早,好好打一場高爾夫球。吃個豐富一點的早餐。享受十五分鐘蒸氣浴。然後跟集團裡的人交代一聲,大家重新過著原來的生活。

「楊次長。」 阿虎好像能看破楊次長的想法,冷冷地凝視著他。 「你有沒有想過……這樣子跳下去,我可能會死不了?」

楊次長一臉寒霜。「這種事情,只有電影才會發生。」

阿虎微笑。「說得對。」

阿虎躍下。

強光在眼前高速閃動。烈風磨擦著耳鼓,但阿虎卻出奇地只聽到自己的心跳。他把雙肘屈起,保護頭顱,再屈起雙膝,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膝蓋上。阿虎知道唯一生存的希望是直接撞破車頂,衝入車身內。若果撞不破,被反彈開來跌在公路上,必死無疑。

轟隆。

阿虎感到雙膝劇痛。車頂破裂。破口像利刀切破肌膚。第二次強烈撞擊沒有想像中猛裂。阿虎安然降落在一張又軟又大的沙發上。

阿虎體內所有內臟都在翻騰。腦子跳動得像窩沸粥。快要休克前,他才看清楚自己坐在一個大胖子的肚皮上。


>>>Chapter 04 豹膽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