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9, 2006

 

Chapter07 狗輩


嚓一聲,吐司從烤麵包機彈出。阿虎拿起冒著煙的吐司,塗上厚厚的牛油後,放在小尤面前的小碟上。

小尤扁著嘴,輕輕抬高小碟的一角,讓被熱力溶化的黃油從高處流向下方微焦的地方,滲入吐司表面的坑洞內。「爸爸,你不愛我啦?」

「何以見得呢?」阿虎把牛油放回電冰箱內。

「你不在,誰弄早餐給我吃?」小尤沒精打采,吹散從吐司冒昇上來的白煙。

「公主大人,這個工作得在鄰市做,沒法子啦。」阿虎用開罐器打開狗糧,全傾在玳瑁的缽子裡。「我不在時,特別恩准你請朋友回家玩玩。好嗎?」

玳瑁吠了兩聲,彷似說聲多謝,便開始吃起來。

小尤嘆息。「可憐你的女兒只有同學,沒有朋友呢。」

「小鵲不是你的好朋友嗎?」

小尤無奈地說。「如果連她也不算,我真的是一個朋友也沒有啦。」

阿虎有點擔心。「還不習慣新學校嗎?」

小尤眨動大眼睛,強顏微笑:「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好──」阿虎從小尤的話裡察覺到她的不快,也不追問下去。

阿虎俯身,輕拍玳瑁的屁股。「我不在的時候,你可要看緊玳瑁。村口那條黑狗公好像看上她,最近幾天常跑到圍牆外叫春。」

「早知道啦!我也不喜歡那條黑狗。」小尤咬了口吐司,吸飽牛油的焦香很是滋味。小尤用面巾抹去嘴角的麵包屑:「這次幹的是甚麼鬼工作啊?去偷活人還是死人的東西呀?」

「拜託你別這樣跟我說話好嗎?」阿虎有點不快。

「對不起。」小尤喝了口熱牛奶。「今次不是去偷東西嗎?別告訴我你去殺人啊!」

「今次的工作很簡單,只是替別人……解決一點『困難』,明白嗎?」阿虎嘆了口氣,坐在小尤對面。「爸爸沒用,甚麼也不會。你可不同。你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未來。無論爸爸有多苦,也一定會栽培你成為一個音樂家。」

小尤苦笑:「要成『家』,可不易啊。『家』是別人對你的稱許,不是你想成便成啊。琴拉得不夠好,成不了『家』,也沒甚麼大不了。只要能夠拉出自己喜歡的樂章,我便心滿意足了。」

阿虎呷了一口咖啡:「小朋友,不要把自己的目標定得太低啊!」

小尤不以為然。「我只是有自知之明。你少來新學校,沒見過其他父母怎樣強逼子女學習那些他們沒有興趣的東西,怪可憐啊!當父母的,怎可能這樣強逼自己的親生骨肉?你來評一評理!」

阿虎一時語塞,答不上話來。

「答不上嗎?」

阿虎抓著頭髮。「對不起,我從來都不會當一個好爸爸。」

「其實你也不是那麼壞,」小尤吞下最後一口吐司:「如果我比賽的時候,你不來看,到時候才算是個壞爸爸、爛爸爸啦。」

阿虎舉手發誓:「我發誓,就算死,也要看完你比賽才死。夠毒了嗎?」

小尤笑了笑:「還可以啦。」

阿虎:「我做足了本份。你呢,要勤練習啊!」

小尤一口氣喝罷整杯熱牛奶,便快跑到閣樓,拿起提琴開始拉起來。

玳瑁一聽到琴聲便丟下早餐,快步溜出後花園。

小尤的琴音時準時偏,阿虎甚麼也不懂,只覺得難受,從樓梯腳向二樓大喊:「我出門啦!努力啊!」

「知道啦!」

阿虎背起一個暗綠色的大背包後走出家門,來到車房前的信箱取信。

汪!汪汪汪!

村口的黑狗不知何時已掩到阿虎十步之遙,站在馬路上向他狂吠。

「這個信箱是我的,多謝你的關心。」阿虎苦笑,然後打開信箱。箱內有一封空郵而至的信件。
信封的紙質粗劣,但卻透著一陣淡淡的幽香。

阿虎讀到封底的回郵地址,心臟跳得快要跑出來。

信件來自越南。

沒有人比阿虎更熟悉那個地址。十二年來,他每個月都會寄一些小尤的生活照到那裡。今天,才第一次收到回信。

阿虎的手在震抖,慢慢打開信封。一旁的黑狗越吠越凶,活像阿虎搶了牠整個星期的狗食。
信封打開。內裡只有一張薄薄的白紙,上面寫了四個字。

我要復仇

阿虎心情激動,呼吸也不自覺地加速起來。

阿虎從昨晚開始一直盤算著如何敷衍花豹的委託,去解決他的「困難」。他一心為了替小尤辦昇學,才回來東濱市,從來沒想過再涉足任何江湖事。但這四個意義非凡的字,令阿虎改變想法。

阿虎冷冷的瞧著黑狗。那是屠夫瞧著快要成為一堆凍肉的牲畜的眼神。黑狗停止吠叫,低著頭溜回村口的家,躲進狗屋內。

阿虎小心把信件摺好放入大背包,然後邁步離開玫瑰村。從踏出第一步開始,阿虎已下定決心把花豹的「困難」徹底解決掉。


>>>Chapter 08 祭品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