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9, 2006

 

Chapter10 試驗


叮──

考官木無表情地按下響鈴後,垂首在表格上填寫評語。

舞台上孤伶伶的小尤顯得有點錯愕。她知道今天演奏得不好,但沒想過這麼早便給趕下台。小尤看著考官,渴望會有一兩句的評語。縱然被狠狠地批評,她也願意用心去聽。

考官只是乾咳了一聲,沒有移動過臉上半條肌肉,然後輕拍桌上的麥克風。「下一位考生:二年A組,梅雙如。」

坐在觀眾席一角的梅雙如立即站起來,爽朗的回應:「到!」梅母立即替女兒脫下大衣,梅父把提琴與琴弓交給女兒後,豎起兩隻姆指以示支持。

小尤抿嘴,立即收拾提琴和琴譜,站起來,整理一下長裙後,給考官及老師團打個揖,便從左邊的梯級步下舞台。

「喂,今天為甚麼拉得這樣差勁?」小鵲從前排座位跑過來,從後推了小尤一下。小鵲是小尤在校內唯一相熟的同學。由於大家都是新來的轉校生,很多門路也不懂,自然地互相倚靠,開始熟稔起來。

小尤嘆了長長的一口氣,揚起身上白色的裙擺。「家裡給別人搗得亂七八糟,今早很不容易才在垃圾崗般的睡房裡,找到這條比較像樣的裙子,連忙又洗又燙……」

小鵲輕拍小尤肩膀,以示體諒與支持。「還有機會!別忘了下學期的期考。不要灰心啊!」

「最氣人是那個糟老頭……」小尤重新啟動手機。「這是哪門子的父親,連留言也沒有……氣死人啦!」

「算了吧,爸爸媽媽是世上最狡猾的動物,永遠不要相信他們的話!」小鵲拉著小尤:「來吧!加把勁!走快一點!飯堂的平價便當快賣光啦!」

小尤笑了笑,隨意把琴譜擠進書包,將提琴放入琴盒,便跟著小鵲快步離開音樂廳。小尤一邊走,一邊打電話給阿虎。電話通了,但一直無人接聽。直到小尤到達飯堂,鈴聲仍然在響。

「找不到老爸嗎?」小鵲在飯堂一角找到張空桌,兩人相對坐下來。

小尤雙手捧著手機,失望地搖頭,手機上掛著的小鈴也隨著擺動,發出叮叮的聲響。

「看你這副可憐相,我請你吃午飯。」小鵲嫣然笑著說:「別亂跑,好好看著位子啊。」

小尤沒好氣地揮手趕跑小鵲,然後放鬆了身體,下巴貼著餐桌面,雙眼盯著前方的手機。小尤本想按多次重撥鍵,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念頭。

「呵呵!想不到六指琴魔也要吃飯?」

「可能她的九陰真經還未練成呢?哈哈哈!」

「昨天上體育堂的時候,她的空翻打得不錯,很適合演猴子戲啊!」

飯堂裡響起一陣嘲笑聲。五名女生圍著小尤,指手劃腳地說著一些自以為很有趣的挖苦說話。

小尤懶理這幾個常常戲弄她的學姊,只是坐直身子,慣性地把雙手插回衫袋裡,向她們報以一個傻笑。

小鵲剛好捧著兩個便當走回來。「學姊……」

身型最高大的那名女生,看上去是這群學姊的首領。「啐,你們要搞同性戀,也躲在廁所裡搞,不要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卿卿我我。」

「若果校長知道,一定把你們趕出校!」

換作是平日,小尤只會一笑置之。但是考試失敗,老爸失蹤,小尤實在不爽到極點。

「看!這個破破爛爛的手機是不是上世紀的出土文物?」一名滿臉痘子的學姊,想伸手拾起小尤的手機。小尤一手把手機搶回,霍然站了起來。以鐵管扭成的廉價座椅翻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飯堂裡的師生一起瞧過來。

小尤憤怒的目光,橫掃包圍著她的學姊。

小鵲搖首:「小尤,不要……」

「怎麼啦?想打人嗎?別以為懂些少武功便可隨便欺負人啊……哈哈!」眾學姊似乎很欣賞這個笑話,一起放聲大笑。

小尤提高聲調,好讓整個飯堂也聽見她的聲音:「叫你一聲學姊,只是因為你年紀比我大、入學比我早。你們自以為是前輩,但是從來沒有負過前輩應負的責任,只懂得仗勢欺人,玩弄那丁點兒的權力。家父說這兒是一所高貴、有教養的音樂學院,但我眼見的,只是一大群不入流的女流氓。」

小鵲聽得呆住,心裡有點後悔為甚麼不跟小尤出外吃午飯。

在飯堂遠遠一角的教師用餐區,兩名老師站起來,眺望這邊發生甚麼事情。

為首的女生高傲的笑了笑。「我們走。」女生離去時,故意碰著小鵲,撞翻她捧著便當的盤子。飯、菜、汁液一股腦兒傾在小尤的提琴盒上。

小尤沒有哭。她告訴自己,她的淚,絕不可為這樣的人而流。


>>>Chapter 11 意外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