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06

 

Chapter17 情義


焚燒紙紮祭品的巨大鐵爐內燃著慘綠的火焰,把黑暗的後街燒得一片綠。流星般的火屑在熱空氣裡旋動,畫出無數個瞬間即逝的橙紅色問號。

飛鳥雖然被五花大綁,跪在冰冷的混凝土地上,但仍比身旁兩名穿著灰藍色唐裝的手下還要高。飛鳥被打得遍體鱗傷,右眼腫起了一大塊,唇上還殘留血跡。

花豹坐在一張木製小圓椅上,一臉肅殺。身後堆放了十多個紙紮的童男童女,就像一隊不堪一擊的軍團在保衞落難的元帥。

元帥在這個春天的晚上,心情壞到透頂。因為他最信任的手下,竟然盜竊公款。

花豹問站在一旁的阿虎:「最後的數目是多少?」

阿虎閤上黑皮紅角的賬簿。「七萬。」

花豹氣得跳起,摑了飛鳥一巴。「你媽的笨龜!我跟你之間的信任就只值七萬?你他媽的跟其他人一起看扁我嗎?」

飛鳥垂著頭,拼命地搖首。

「看著我!」

飛鳥繼續垂頭搖首。

花豹一氣,一腳踢向飛鳥的肚子,但壯碩的飛鳥不為所動,連悶哼也沒有。

花豹更氣,狠狠踢了鐵爐一腳,轟隆一聲,千計的火星從爐底捲起。

「豹哥,我對不起你。」

花豹大叫:「呵!原來你還懂得說人話!我還以為你的舌頭只會舔那婊子的屁眼!」

飛鳥結巴地說:「豹哥,我一時周轉不來……」

「我知道!你拿錢去玩女人嘛?那個叫甚麼……叫做甚麼魚……。唔,對,是小魚。你知不知道,小魚是猿渡的人!你知不知道在她身上走漏了多少我們的情報,你這白痴!」

飛鳥勇敢地抬起頭,面對花豹。「豹哥,我跟小魚是真心相愛……」

花豹嘲諷地大笑:「她是婊子呀!笨龜!誰有錢,誰都可以幹她!我也數不清幹過她多少次!」

阿虎在旁聽得心裡一沉。花豹這番說話太過份了。

飛鳥氣得脹紅了臉,咬牙說:「你有甚麼資格數落我?蔓妮不也是婊子嗎!如果我有錢,你以為我不會幹她的屁眼嗎?」

阿虎心裡剛好說了句糟糕,花豹已抓起小圓椅,狠狠砸在飛鳥的頭上。小圓椅沒有像電影般破裂,飛鳥卻被打得眼角爆裂,鮮血流滿一地。

花豹喘著氣,正欲轉身再打,阿虎立即上前按著他。「夠啦。」

花豹放下小圓椅,重重的坐下。

「豹哥,有話先說清楚。」飛鳥吐了口帶血的濃涎。「我從來沒有在小魚面前說過任何跟公司有關的事情,不要冤枉我。三年前,小胡虧空了廿多萬公款,你也放他一馬。你今天要我死?我不服!」

「為甚麼?」花豹轉臉瞧了阿虎一眼,然後冷冷的看著飛鳥,露出一個苦澀的笑臉:「因為三年前的豹哥已經完了。今天的花豹,不過是猿家養的一條狗,你明白嗎,白痴!」

「是豹是狗,都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要拼命,所有兄弟一定會追隨你拼到底!說到底,怕死的不就只是你一個!」飛鳥豁了出去,把鬱在心裡多時的說話一口氣說出來。

花豹震怒得說不出話來。阿虎沒想到飛鳥會說出這些比「要幹蔓妮屁眼」更糟的說話。兩名站在飛鳥身後的手下互瞧了一眼,心裡也暗叫不妙。

「燒了他。」花豹一臉肅殺。

飛鳥淚流滿臉,仰天大笑。「如果燒了我,你那他媽的豹子膽會滾回你那他媽的卵蛋,你便他媽的燒過夠!」

花豹指罵兩名手下:「你兩個混球還不丟他入火爐?」

兩名手下轉臉看著阿虎,乞求他的幫忙。

阿虎把抽剩半根的煙扔進火爐。「豹哥今晚飲醉了,你倆先把飛鳥關進停屍房,我們明天再想想怎樣處理他。」

兩人偷看花豹,見他沒有反對,連忙扶起飛鳥。

飛鳥吐了一口血,正想再臭罵多兩句,左右兩人立即掩著他的嘴巴,拖著他離去,先保一命,免得花豹臨時變卦。

後街內,只剩下花豹與阿虎。兩人像小孩子鬥氣,看誰受不了先開口說話。

沉默了好一會,花豹抄起小圓椅,把整排紙紮童男童女全部砸個稀巴爛,最後把椅子拋入爐火,激起一股巨大的火球。

花豹喘著氣,緊盯著阿虎。「我知道我對蔓妮不好。我知道我好色,好玩女人。但是並不代表你可以勾義嫂!」

阿虎苦笑。「我還一直以為你當她是婊子。」

「我喜歡蔓妮,也喜歡你。不要讓我難做。」花豹一臉死灰。「我被猿家已經搞得夠慘。我坦白告訴你,最想死的那個人,是我。」

阿虎說:「我不會讓你難做。我走。離開東濱市。永遠不會回來。反正這裡再沒有讓我留戀的東西。」

「太遲啦……這個已經不是你個人的問題,」花豹咬牙說:「蔓妮她有孕。快要兩個月。你這樣跑了,叫我以後還有甚麼顏面在道上混?」

阿虎皺眉。

花豹繼續說:「她從越南回來後,我只跟她在機場碰過一次面,接著她便去了猿宅……之後我也沒臉見她……至於你倆在玫瑰村新屋裡搞過甚麼,我就不知道啦。」

阿虎想起陪同蔓妮出院的那一天。還有那間新屋。還有她像刀子般冷的身體。阿虎很爽快的作了個決定:「我跟她一起走。離開東濱市。永遠也不回來。」

花豹一雙豹目在黑暗裡閃著複雜的綠光。

阿虎輕拍花豹的肩膀:「好好控制你的情緒,你便是個好大哥。就趁歸順猿家這段時間,安安份份的休養一下。虛心學習人家辦事的方法,吸收別人的長處,靜靜等候下一個機會。」

花豹抬頭,傲然看著眼前的殯儀館。「如果我花豹甘於一生屈膝在別人之下,又怎麼建得成這座東西……」花豹倨傲的一笑,然後眼神堅定,露出失去已久的激情:「我知道我一定會東山再起,打爆姓猿的頭顱,吃那媽的猴子腦!」

阿虎微笑:「記得留一份給我。」

兩人緊抱在一起。

阿虎:「謝謝。」

豹哥:「好好照顧她。」


>>>Chapter 18 復仇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