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06

 

Chapter18 復仇


由東濱市市政府策起,目的是綠化都市的植樹計畫,推行了一半,因議會對撥款的賬目有質疑而停頓下來。結果是馬路兩旁非但沒有添加任何樹木,反而掘得破破爛爛,泥坑積著廢水,滋生了大量蚊蟲。一些有幸植入泥內的樹苗都披著一層灰,在枯死邊緣上掙扎。最叫東濱市市民洩氣的是,沒有一個政府部門願意挺身出來善後。

蔓妮小心慢駛著車子,在黃泥、枯樹、玻璃、鋼鐵組成的毒氣迷宮裡找尋十二年前的記憶。坐在助手席的阿虎本想替她指路,但蔓妮聚精會神駕駛的樣子實在太迷人,所以他樂於倚著車窗,安份地當一個乘客,也避免牽動腰間癒合不久的傷口。

位於後座的小尤則利用乘車時間替玳瑁擦毛。小尤擦得很謹慎,生怕弄到玳瑁額上的傷口,還有那未經獸醫證實的身孕。

蔓妮費了半小時,才把車子由「東濱第一生命私立醫院」駛到高速公路的入口。蔓妮隨著路牌的指示,把車子駛到南面的市郊。同樣的柏油路。不同的是兩旁新種的樹木已變得茂盛。一團又一團的碎影從路面滑上車窗後又離去。

公路旁寫著「玫瑰村‧前面一公里」的路牌高速掠過。蔓妮偷偷瞄了坐在旁邊的阿虎,臉上泛起微笑。她決定回到家後,好好把這十二年來,在越南山野發生的歷險故事說給小尤聽。可是車子轉眼間錯過進入村的小路,逕自沿著公路前進。

本來閉目養神的阿虎立即瞪大眼睛:「媽媽,你錯過了村的……」

一直神色自若的蔓妮忽然變得凝重,繼續駕著車子往前走。「我知道。」

阿虎苦笑:「要多走五公里才有迴旋處折返。」

蔓妮聳肩,嘆了口氣:「不用回去啦,我們已經無家可歸。」

小尤奇道:「甚麼?」

蔓妮伸手指向阿虎的背後。

整個車程阿虎一直瞧著蔓妮,現在回望,才發現遠遠的玫瑰村裡最高點的大屋冒起一團又一團的黑煙。

小尤與玳瑁透過尾窗,也看見那股黑色的旋風。「沒有啦……幸好我沒有執拾好屋子,否則時間白花了。」

蔓妮:「老怪物已經知道小怪物死了,反擊也很快啊。」

阿虎皺眉:「猿家能掙到今天的地位,自有他們利害之處。」

小尤:「爸爸,那我們去哪裡呀?」

阿虎對著蔓妮微笑。「除了南懷鎮的老家,還可以去哪兒?」

小尤:「好啊!玳瑁一定很懷念那片草地。」

蔓妮笑了笑:「草地還在嗎?」

阿虎點頭。「不過邊緣已經建了不少房子,真真正正的大煞風景。」

蔓妮伸手輕輕叠在阿虎手背上,一臉幸福的模樣。

阿虎笑道:「小心啊!專心駕駛啊……」

阿虎的電話響起來。來電顯示是花豹打過來的。

「豹哥,怎麼啦?你沒事吧?」

「你是阿虎嗎?」電話傳來的不是花豹豪爽的聲音。說話的人聲調平板,冷漠,不帶絲毫感情,活像電腦操作的自動問答系統。

阿虎認不出是誰的聲音。「你是誰?」

「我姓雲。」

「雲先生,為甚麼你會用花豹的手機打電話給我?」阿虎異常的答話,透露來電者的身份,令蔓妮感到很不安。

姓雲的冷笑。笑聲尖銳得像刀鋒。

「你不笨。你知道原因的。」

阿虎皺眉。「你是誰?」

「我是猿老爺的助手。」

「有何貴幹?」

「今晚午夜十二時前,帶你的妻女到『新東濱殯儀館』來,老爺答應留花豹和你一條全屍。」

「甚麼……?」

阿虎還想問個究竟,姓雲的已掛線。

蔓妮皺眉。「姓雲的?」

阿虎點頭。「完了。徹底的完了。」

蔓妮深深的看著阿虎。「沒想到,團聚的時間會是這樣短。」

阿虎:「後悔嗎?」

「不。我不會再逃。」蔓妮神情堅定地搖頭,然後踩下油門,提高車速,向著南懷鎮駛去。

「時間在跟我們作對啊……」

後座的小尤雖然不明白父母在談甚麼,但跟玳瑁一樣,也嗅出一點哀傷與別離的味道。


>>>Chapter 19 骨肉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