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06

 

Chapter20 獻身


蔓妮這輩子從未見過這樣子醜陋的山頭和大宅。好端端的樹林被劈個精光,崢嶸的岩石在月光下流著銀色的淚。大宅高聳的圍牆上砌滿色彩斑爛的琉璃瓦。每隔約十公尺,便擺放一尊造型不堪入目、不知是神是鬼的雕塑。

不過這樣醜的大宅,卻跟它的主人很合襯──一隻老怪物和一隻小怪物。

計程車在一道庸俗不堪的金色大閘前停下。不知道設計師的原意是想在閘門鑄上蟠桃還是蓮花,可惜拙劣的手工,令人聯想到一排東倒西歪的巨型金牙。

「勞煩啦。」蔓妮把車資交給計程車司機。

司機拿錢的時候,借勢摸了蔓妮的手一把。他從蔓妮上車開始便等待這一刻。這樣漂亮的女人,打扮得性感冶豔,在半夜電召計程車,不是女鬼就是婊子。司機全程在倒望鏡偷看蔓妮的腿間,他甚至想過在半途找個廢棄的工廠強暴她。這個念頭維持到蔓妮告訴他這程車的目的地。

東濱市裡,連市政府和警察廳都要看猿家面色,一個小小的司機能夠做的,只是偷偷摸一下,享受那半秒不到的快感。

蔓妮從沒有把這種被肉慾奴役的人渣放在眼內,她還大方地向司機報以一個微笑。

蔓妮下車,才看清楚這道金色大閘兩旁,各擺了尊約二人高的巨大猿猴雕塑。左邊那尊的造型是一頭坐在雲上的巨猴,手裡在把玩著雷電。右邊的巨猴則是坐在山上,手執長劍,在地上雕鑿河道。兩頭金猴在燈光下泛著傲慢的微笑。

忽然從暗角處冒出兩名身穿黑服的壯漢。計程車司機見狀,嚇得立即駕車離去。

壯漢在燈光下才看清楚蔓妮的美貌,不禁被她的容姿打動。「你……找誰?」

蔓妮嘴角牽動,露出能熔化黃金的笑臉。「告訴猿渡,蔓妮來了。」

兩名壯漢的眼睛不捨地緊盯著蔓妮,側著頭用別在衣領的無線電通信器跟上級通話。半晌後,怪物的巨口緩緩張開。

蔓妮謝過兩人後步入猿宅。冷冷的藍色地燈鑲在花園小路兩旁,沿途擺放著不同奇型怪狀的雕塑。這樣奇怪的佈局,喚起蔓妮僅有的童年回憶:一座深山裡的小佛寺。寺雖殘破,但仍可看到不少年代久遠、不知是修羅還是如來的雕塑。

蔓妮沿著小路前行,直至盡頭的岔路,便停下來向兩旁張望。但無論從哪個方向看,每一邊的景致也差不多,都是那些紅牆綠瓦、夾雜大理石圓柱之類不中不西的混帳建築物。但蔓妮知道公園裡有不下十部閉路電視在監視著她。

蔓妮心裡出奇地平靜。她知道自己跟一隻放在神壇上奉獻的燒豬沒有多大的分別,唯一不同處,就是她現在還穿著衣服。

一條巨大的身影在黑金二色的雕像後現身。

蔓妮語氣平和。無畏。無懼。「我來了。」

猿渡一臉醉態,步履虛浮。「想不到你會找上門……」

蔓妮:「你醉成這個樣子,我來又有甚麼用?」

猿渡苦笑。「你來找我,我已經很滿足。」

蔓妮以嘲弄的語氣說:「甚麼時候變得像初中生那樣?見個面便滿足了嗎,那我走啦。」

猿渡無語,抬頭看著發白的月光,雙眼泛著淚水,口中唸唸有詞,完全是一副懺悔的模樣,花園裡欠的,只是一個有膽量赦免他一生所犯惡行的神父。

蔓妮嘆氣。「希望你們信守承諾,不要再搞花豹,停止這場戰爭。」

猿渡傷心下跪,雙手抱著頭顱在草地上磨蹭:「對不起……」

「你不用向我說對不起。要說,你自己跟花豹說。」

猿渡彷彿沒把蔓妮的話聽進去。「……我無意傷害你……我是真心的,請原諒我……」

蔓妮一頭霧水。「你講甚麼?我聽不懂。」

猿渡霍然站起來,雙手緊抓蔓妮肩膀。「記著,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堅持活下去。知道嗎?」

蔓妮完全摸不著頭腦,不懂如何反應。

猿渡失神大喊:「應承我!」

蔓妮不知道猿渡發甚麼瘋,無奈地含糊應了聲。

猿渡深深的瞧著蔓妮。

蔓妮認得這種目光。那是她在越南的老家最後一次照鏡子,跟家人永別的目光。

蔓妮正要問個清楚的時候,猿渡低語:「他來了。」

蔓妮循猿渡視線回首,發現一名不知是男是女的矮小老頭已經無聲無息的站在身後。小老頭一頭白髮,架了副又圓又大的老花鏡,滿臉皺紋及灰斑,但五官的比例,卻是一個幼兒的模樣,聲音冷漠、尖銳。「蔓妮小姐,請跟我來。猿老爺已恭候多時。」

蔓妮不解。「猿老爺?你是……」

小老頭恭敬地打了個揖:「老夫姓雲,名雀,是猿老爺的副手。」

蔓妮回頭瞧著猿渡,希望他能夠解釋是甚麼一回事。

平日個性強悍,體力過人的猿渡雙腳一軟,頹然倒在一尊雕像下。雕像是一頭以暗啞的黑岩雕成的巨大猿猴,鑲以原條象牙來充當獠牙,形態凶暴,仔細看下去,會發現黑猿的四肢皆雕了六個指頭。


>>>Chapter 21 長生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