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06

 

Chapter22 熱愛


連續下了三天三夜的雨終於完結。灼熱的陽光照亮著大草地,蒸起迷人的草香。

懷有六個月身孕的蔓妮,面龐比以前圓潤,也少了風霜,一臉幸福的模樣。為了襯托這個盛夏的大白天,蔓妮特地穿了一條白得耀眼的長裙。

蔓妮看看手錶。阿虎剛才來電,著她十五分鐘後在屋外等他,要給她一個驚喜。

通往小屋的泥路揚起一片塵土。阿虎駕著一輛紅色的、破破爛爛的開蓬車回來。

蔓妮笑說:「不要告訴我你把住院的錢全花在這輛破車上!」

阿虎除下墨鏡:「我看今天陽光這麼好,便到隔鄰農莊跟郭大爸借來。酷嗎?」

蔓妮開懷大笑。「這東西就是你說的驚喜嗎?你想我曬成郭大媽般黑黝黝嗎?」

阿虎從身後拿出一頂又大又圓的白帽。

「這樣子的驚喜還可以!」蔓妮興奮地帶上白帽,轉身三百六十度:「好看嗎?跟裙子合襯嗎?」

阿虎看著蔓妮天真的笑臉,很是寬慰。「出發啦!」

紅色開蓬車在滾燙的柏油路上奔馳。兩人自離開東濱市,移居到南懷鎮後,每個月的第五天,阿虎也會駕上一小時的車,送蔓妮到鎮上的醫院作每月例行檢查。

電台正好播放著輕音樂,溫煦的微風迎面吹來,在都市長大的阿虎,從沒想過駕車原來是這樣有趣的事。

阿虎把車子駛到路旁的自助加油站。蔓妮看看儀錶板,發現還餘下三份二缸汽油,瞪大眼瞧著阿虎。「不夠嗎?」

阿虎微笑:「加滿油,當作是車租吧,讓老人家高興嘛!」

蔓妮輕拍阿虎的手背。「想不到你會這樣細心。你加油,我去買點喝的。」

兩人一同下車。阿虎細看加油機的操作指示。蔓妮挺著肚子,來到自動販賣機,看了好一會,最後從眾多飲料中選了加進維他命C的罐裝橙汁,另外替阿虎買了罐無糖的冰麥茶。販賣機旁貼了張A4大小的宣傳單張,是一家親子音樂學校的廣告,廣告公司找來一個連走路也不會的嬰兒拿著琴弓,他的母親則替孩子拿著提琴。蔓妮覺得這照片很可愛,四顧無人後,便悄悄的撕下來放進手袋裡。

「加完油沒有?」蔓妮抽開蓋子,把冰麥茶遞給阿虎。

「快啦!」阿虎喝了一大口,滿足地嘆了口氣。

自助加油機發出兩下清脆的響聲,喉管便停止供油。

阿虎打開客座的車門,向蔓妮躬身:「小姐,可以出發啦!」

蔓妮甜笑著說:「讓我來,很久沒駕車啦。」

阿虎扁著嘴:「不,還有三個月禁制令。」

蔓妮搖著虎手:「來一次吧!我會慢慢來的,別怕!整天都吃和睡,很無聊啊。」

阿虎想了想,便轉身倒在客座上,煞有介事地扣緊安全帶。

蔓妮咯咯大笑。



「奇怪啊,今天沒遲到。」醫生翻看著蔓妮上次檢查的數據。一旁的護士細心地把啫喱狀的潤滑劑塗抹在蔓妮圓鼓鼓的肚皮上。

「你不是記下我們每次遲到多少吧?」蔓妮微笑說:「今天準時到達,因為駕車的是我。」

醫生嘴角揚起:「你先生因為疼你,才慢慢駛過來。」

阿虎向蔓妮抗議:「幸好醫生你看不見她剛才怎麼泊車,否則一定嚇破膽。」

醫生檢查著身前的機器:「也不一定……只要你不是泊在我的車子旁便沒問題啦。」

蔓妮與阿虎對視大笑。

「OK,讓我看看寶寶今天怎麼樣。」醫生拿起一個連著電線的超聲波掃瞄器,緊貼在蔓妮的肚皮左右移動,黑白的監視屏出現胎兒的畫面。

蔓妮每次透過屏幕看見自己的骨肉,心裡既興奮又害怕。畢竟肚內懷有另一條生命,在寶寶快要出生的過程裡,心裡總擔憂自己能否當個好母親。但每次寶寶踢到肚皮,那種奇妙的感覺,蔓妮這生也不會忘記。

醫生:「想知道寶寶是男是女嗎?」

阿虎:「難道有人不想知道嗎?」

醫生聳聳肩笑說:「有些父母,他們希望在孩子出生時才知曉。我想他們是病態賭徒吧!」

蔓妮瞧了阿虎一眼後,語氣堅定地說:「我想知道。」

阿虎微笑:「我倒沒關係。」

醫生:「好吧。讓我看一看有沒有那個……唔,應該是女的。」

「女嗎?」蔓妮的表情有點失望。

阿虎:「我還以為你沒所謂。你不喜歡嗎?」

蔓妮笑:「只要是我的孩子,我就喜歡。不過,如果是男的,將來不那麼容易被別人欺負嘛……」

阿虎拖著蔓妮的手:「我們自己可以好好保護她,或者教她打功夫。」

兩人雙手牢牢地握著。

醫生微笑:「太太,相信我,不管是男是女,你一定會疼死他。我保證。」

蔓妮微笑,輕輕點頭。

醫生把超聲波掃瞄器轉到另一個位置。「接著看看眼睛,沒問題。鼻子……耳朵……口腔……也很正常。你看,他現在睡得很甜啊。脊椎發育正常。頭顱的尺寸,讓我量一量……唔,也跟得上標準。數一數左手的指頭,一二三四五。右手,一二三四五。等一等……噫,還有第六根。」


>>>Chapter 23 精血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