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06

 

Chapter23 精血


「只要我射了精,你便可以離開這幢寺廟。」

蔓妮軟癱在冷得像冰的黑色雲石地板,擦得像鏡子的表面倒影著她失神的雙眼。秀麗的烏髮散滿地上,沾滿酸腐的嘔吐物。

蔓妮沒有後悔。既然選擇獨闖猿宅,她已作了被強暴、被虐打、甚至乎死──的打算。如果自己的死,能夠換回恩人和愛人一命,她會欣慰地接受這項交易。

但直到現在為止所受的凌辱,可遠遠超越蔓妮的想像。

……到底被狎玩了多久?十小時?十二小時?蔓妮沒勁去猜度,也不願想下去。一夜間,蔓妮的身體被蹂躪得像個破裂的布偶,被擺佈過數不清的姿勢,口腔與肛門不知被抽插了多少次。但不論蔓妮如何耗盡體能去取悅那頭老怪物,他至今還沒有射精。

「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堅持活下去。」

蔓妮在跟隨雲雀離開花園的時候,一直反覆思量猿渡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走不了多久,雲雀領著蔓妮走進一幢小小的黑色寺廟。寺廟的外觀跟一般佛寺無異,最大的分別有兩處。第一,全幢建築以黑色為主色,金色為輔。第二,體積比一般的寺廟矮小了一半以上。

蔓妮步入黑色寺廟,彷似進入小人國似的,心裡還覺得挺有趣。但當她看到祭壇上供奉的「神」,蔓妮一點也笑不出來。

祭壇上的「神」──猿老爺──一個全身赤裸、混身長滿黑毛的巨大男人,坐在一張虎皮大椅,隱身在黑暗裡。

雲雀像經驗老到的祭司,獻上祭品後,躬著身子後退離去。

猿老爺站了起來,頭頂貼近天花,身體暴露在昏暗的燈光裡。粗壯的陽具早已勃起,挺拔如斧。一雙深陷的眼窩,讓眼睛長期躲在陰影裡,像戴了副天然的墨鏡。不知被打脫多少次又接上的下巴組成一張古怪的臉。猿老爺最可怕的是皮膚。他那壯碩的身軀除了滿佈疤痕和黑毛,餘下的部位都長滿不明的癬疥。好些皮膚已呈角質化,之後又再爆裂,像一片經歷旱災的荒地。

蔓妮抬頭瞧著這個令人生畏的老人,只想到兩個字:怪物。

蔓妮深深吸了口寒冷的空氣,把繃緊的神經放鬆後,然後低頭開始脫去裙子。但猿老爺像一股黑旋風從祭壇捲到蔓妮身邊。一雙粗壯的巨臂把蔓妮像玩具般抱起,然後猿老爺一口咬牢裙腳,硬生生把裙子撕去。蔓妮就像一個新買回來的洋娃娃,被玩家急不及待地拆封。不消半晌,蔓妮身上只殘留幾片破布,雪白無瑕的肉體,放在黑色雲石建成的寺廟裡,像一盞無邊苦海裡的孤燈。

旋風再度刮起。猿老爺帶著魚腥的巨舌貪婪地舔著蔓妮身體上每一寸肌膚,濃稠的口涎像一張纏著身體的巨大蜘蛛網,蔓妮嘔心到極點,強忍著不吐。

猿老爺大力拉扯蔓妮的長髮,把她推撞向像大床一樣的祭壇。猿老爺單手從後捏著蔓妮的後頸,把她壓在壇上,接著從後雞姦她。

蔓妮閉目,承受著劇痛和屈辱。猿老爺下身劇烈地抽動,凶暴尖銳的指頭在她背項劃上一條又一條血痕。血液沿著大腿流到地上。

猿老爺的動作開始慢下來,最後完全靜止。

蔓妮以為噩夢經已結束。猿老爺的手掌撥弄著蔓妮背上的鮮血,畫著一些不明的古文字,希望從裡面找到一點啟示。

猿老爺高舉著蔓妮,放聲暴吼,把她扔到祭壇上剛才自己所座的虎皮大椅上,然後四肢投地,像蟾蜍一樣爬上祭壇,沿路舔食蔓妮流下的鮮血。

蔓妮被摔得頭昏腦脹,才定過神來,猿老爺已爬到她的身上,毫不憐惜地咬噬她的雙乳。蔓妮痛得眼淚直流。猿老爺沒有放過蔓妮任何體液,腥紅的舌尖沿著腳脛、下陰、乳頭、腋窩、頸項而上,吃光蔓妮的血、吃光蔓妮的汗、吃光蔓妮的淚。

猿老爺一雙帶著暗綠的眼瞳來到蔓妮面前,活像化石的大嘴貪婪地吸吮她的雙唇。

蔓妮受不了,閉目避開這怪物的眼神。

「抱我。」怪物下達命令。

蔓妮雙手滑過刺肉的黑毛,環抱著猿老爺。柔軟的胸脯被角化了的皮層粗暴地磨擦。猿老爺再度從正面挺進。

每一次衝擊都帶給蔓妮撕心裂肺的痛楚。蔓妮心裡哀求著猿老爺快點射精,完結這場酷刑。

相比起無助的蔓妮,猿老爺的表情來得更叫人摸不著頭腦地痛苦。他只是依著自己獸性的本能去幹。一直的幹。一直的幹下去,直到靈魂在黑暗處找到出路為止。到底幹了多久?十小時?十二小時?猿老爺沒勁去猜度,也不願想下去。活在黑暗的地獄裡,這樣微末的時間差又有甚麼分別……

一個令黑白兩道都為之心寒的人,無助地呆坐在祭壇上的大椅,陽具依然諷刺地像巨型香燭挺拔著。猿老爺的聲音低沉、接近絕望。「只要我射了精,你便可以離開這幢寺廟。」

黑夜過去。破曉的陽光從窗戶照進寺廟,在猿老爺的一片黑裡映出一丁點金光。

軟癱在冰冷地板上的蔓妮勉力轉身,細看這個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人,找尋那金光的來源。

蔓妮模糊的意識指揮著虛弱的身體,像遇溺的人游向浮台,朝著金光處爬過去。

蔓妮胼手胝足,爬到猿老爺的腳下,跪伏在他膝前,一雙手繞過陽具,抓起那隻長滿黑毛的巨掌。蔓妮在肉掌的末端,終於找到那金光的源頭。

一個黃金打造的指套

指套屬於猿老爺左掌從姆指根部長出來的第六根指頭

蔓妮本能地吸吮、舔弄那金指頭。原來沒精打彩的猿老爺眼睛忽然放亮。

蔓妮牙齒輕輕咬緊,褪去金指套,把它吐在地上,發出一記清脆的響聲。

神秘的指頭稚嫩得像嬰孩的皮膚。蔓妮絕望的舌頭從指頭根部開始向上打轉,時而輕咬,時而吞吐。無上極樂的電流直灼猿老爺身上每條傳遞快感的神經,已經堅硬如鐵的陽具再度暴脹。

猿老爺巨臂一張,不費力似的把蔓妮提起來。陽具像利斧般在蔓妮的腿間無情亂搗。處於失神狀態的蔓妮茫然不顧下體傳來的劇痛,只管拼命地吸吮那根神秘的指頭──一根神經末梢比正常密度高出一百倍的指頭。

比常人強一百倍的性高潮爆發

猿老爺一陣震耳的吼叫後,全身軟倒。蔓妮像破布般倚在他長滿癬疥的胸膛上,灼熱的血液和精液在腿間慢慢流下黑色的祭壇。


>>>Chapter 24 永別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