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06

 

Chapter24 永別


鐮刀削下,把長至及膝的雜草利落地切斷。小尤在太陽下苦幹了一刻鐘,才把被雜草埋葬了的輪胎陣還原。

鄉郊之地,苦無孩子玩樂的設備。阿虎跟郭大爸討了一大批廢棄的輪胎,用粗麻繩串起成一條錶帶狀的跑道,以深入泥土的木樁釘死在地上。小尤學會走路後,差不多每天都和玳瑁來這裡玩,一人一犬,雙腿四肢鬥快踏過每個輪胎中央的洞,既考反應,又花體力。

想不到遷居到東濱市不足半年,雜草像最頑劣的癌細胞,吞噬了整個輪胎陣。

小尤用手帕擦去額上的汗水,對著玳瑁甜笑。「來追我吧!」說罷,小尤在輪胎間跳動,玳瑁雖然身體剛剛恢復過來,也跟著小尤鬧著玩。人和狗一起尋覓兒時快樂的回憶。

小尤越跳越急,忙了自己還握著鐮刀。最後一跳,不慎給輪胎絆倒,鐮刀脫手釘在地上。小尤摔倒,幸好臉龐只是碰上鐮刀的木柄。

玳瑁飛快來到小尤身旁後,沒有再跑下去,只是喘著氣待在一旁。

「嗨!沒事嘛?」阿虎和蔓妮在二樓的露台大喊。

小尤拔出鐮刀,拍拍沾在裙上的草碎,然後高舉鐮刀揮動示意無礙。

阿虎與蔓妮相對微笑,兩人緊緊握著雙手。

蔓妮遙望大草地,回想起十三年前跟阿虎離開東濱市,來到南懷鎮生活的短短六個月,是她生命裡最幸福的日子。

蔓妮緊抱著阿虎。「多謝。」

阿虎:「多謝甚麼?」

「所有。所有你為我做的事情。」

「你不用多謝我。我早說過,小尤是我的女兒,我會用我的生命去保護她。」

蔓妮瞧著阿虎,雙目含淚。

阿虎深深擁著蔓妮。他不想再次失去她,雙手抱得好緊。兩個人分隔了十二年,重逢的日子卻是那樣短暫。

阿虎:「不如一起離開這個國家?」

「不。」蔓妮深深吸了一口混入草香的空氣,默默看著阿虎:「因為沒有用。那種魔障,你逃到多遠也會咬著你不放。這些年來,我在深山裡試過用不同方法去修行,可是我……徹底的失敗了。」

從隻身離開家鄉到獨闖猿家,阿虎心裡知道蔓妮是一個堅強的女子,並不是一個輕易被擊敗的人。就算她欣然接受失敗,並不代表她會放棄。

阿虎深深看著蔓妮:「決定了嗎?不再逃避,面對面的復仇嗎?」

蔓妮點頭。

阿虎:「很好。我們一起去幹掉餘下的老怪物吧。」

兩人相擁熱吻。那是把肉體和靈魂都交付給對方的儀式。

小尤在草地上,看著父母重聚,心裡很是欣慰。「嗨!很肉麻啊!」

蔓妮發現小尤瞧著自己,頓時像少女般害羞,輕輕推開阿虎。阿虎微笑,向小尤揮手。

小尤開懷大笑,忘形地揮舞長有六指的右手。

蔓妮看著那邪惡的手,心裡仍能保持舒坦。蔓妮想了想,把大白帽像飛碟般扔出露台,直飛向小尤。

「送給你!」

小尤在露台下飛奔,快要接過白帽時,玳瑁後發先至,一個漂亮極的躍升動作,把帽子咬在嘴裡便繼續逃跑。

小尤力追不果,喘氣道:「別欺負人啊!是媽媽送給我的啊!」

阿虎和蔓妮在露台上一起泛著充滿傷感的笑容。他們心裡知道,這次跟猿老爺的對決,未必能從東濱市活著回來。

永別啦。我的女兒。


>>>Chapter 25 刺殺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