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1, 2006

 

Chapter28 緣起


少女在高速公路邊沿已招了兩個小時順風車,但沒有一輛願意停下。

危站路旁的她已經累透。能夠用腿走的,她已走了。一雙舊鞋早破了底,兩腳長滿水泡。舊的水泡未曾痊癒,新的又在破口生長。

少女已喪失任何生存下去的動力。她對自己說,只會再試招五輛車。如果仍然招不到,便投身在第六輛的輪下,結束這短暫又痛苦的人生。

一。

二。

三。

四。

五。

算了吧。少女閉上眼睛,衝出公路迎接第六輛汽車。

第六輛汽車在震耳響號和尖銳的剎車聲中急停,車頭碰著少女,把她推後了一步。

司機把頭伸出車窗大罵:「媽的!人家正要轉線招你上車,你衝出來幹麼?找死嗎?」

兩盞車頭燈把少女照得清清楚楚──身上的花裙破爛得像張魚網,虛掩著令人心跳的青春肉體。少女雖然蓬頭垢面,也無損那張脫俗的蛋臉。一雙眼瞳在強光下反射著只有電影明星才配擁有的流彩。

司機一雙豹子眼看得出神。「一塊未琢磨的寶石」是他首先聯想到的東西。半晌後,司機認為寶石的比喻太俗套,決定修正為「一朶蓮花」。

「要坐順風車嗎?」

少女大力點頭。
司機苦笑:「你知道嘛,最近這條公路發生了好幾宗劫殺案,據說都是招人坐順風車引起,所以沒有人會讓你上車。」

少女一臉失望神情。

司機:「我可沒說過不載你。你上不上車?」

少女嫣然一笑:「坐!但是……我還有一個朋友。」

司機皺起眉頭,左右張看,也不見任何人的踪影。「人呢?」

少女搖頭。「不是人,是狗。」少女跑到路邊,在草叢裡拿起一個塑膠籃,一頭小狗在籃中熟睡。

「我還以為你有同黨要來打劫。」司機微笑,彎身打開助手席的車門。

少女提著膠籃,小心翼翼跨上車。當她轉身把膠籃放到後座時,看見貨斗頂破了個大洞,一個全身浴血的裸男躺在過千磅的超級胖子肚皮上。

司機踏下油門,車子加速前進。「怕嗎?」

少女回望司機:「也談不上是怕。他們……死了嗎?」

司機仰頭哈哈大笑,把擱在儀錶板上的名片遞給少女:「你沒有看清楚便上車嗎?」

少女看過名片。「東濱殯儀館」。

司機再度大笑。「肥的死了,瘦的還沒有死……不過也差不多啦。可怕嗎?」

少女想了想:「不怕。那你不怕我嗎?」

司機:「為甚麼要怕你?」

少女:「你不怕我是賊嗎?」

司機:「我不怕。因為那個瘦的在昏迷前自稱是刑警。」

少女:「他為甚麼弄成這個樣子?」

司機聳肩。「我也不知道。總之他忽然間從天而降,撞破我的車頂,幸好有條大胖屍,他才撿回一命。等他醒過來,我們一起問他位列甚麼仙班,是否要跌落凡間打救世人。」

少女回望血淋淋的裸男。「他第一個打救的凡人,可能是我。」

司機瞧一瞧少女。「看你這副模樣,離家出走嗎?」

少女嘆了口氣。「那個豬欄不能算是家……」

司機從心底裡明白少女出走的原因。貧窮比疾病更會折磨人。

少女輕撫膠籃中的小狗:「先生,你可以收養牠嗎?」

司機奇道:「牠不是你養的嗎?」

少女:「牠被主人遺棄在荒野,我在路上撿的。可憐的小傢伙……我自己也吃不飽,憑甚麼養狗……」

司機搖頭嘆氣。「你先照顧好自己才有資格照顧別人……或狗。」

少女:「求求你收養牠。」

司機搖頭拒絕。「我不喜歡狗,只喜歡貓。」

少女甜笑著說:「剛好。你看牠的斑紋其實很像家貓,所以我一直喚牠作花貓。你就把牠當小貓收養吧。」

司機沒好笑地瞧了少女一眼。面對這樣甜美的笑容,司機也不好意思拒絕。「好吧。」

少女笑說:「太好啦。那你可以收留我嗎?」

司機皺眉:「收留你?」

少女認真地點頭。

司機搖頭。「我沒這個本事。但是以你的條件,我倒想到一個適合你的地方……」

少女問:「甚麼地方?」

司機:「妓院。」

少女默然。「沒有其他選擇嗎?」

司機嘆氣。「恕我直說,像你這樣子的移民,跑到東濱市,除了當娼,我真的想不到其他選擇。身上有沒有相片?」

少女從破爛的褲袋裡掏出一個發霉的錢包。內裡甚麼也沒有,只有一幀黑白學生照。

司機看過照片,眼前為之一亮。「你很漂亮啊。唔……到趙大媽那兒太浪費啦……呀,可以試一試馬夫人的館子。」

少女把相片放回錢包內。「包吃包住的嗎?」

司機大笑:「我發誓,如果我有錢,我立即買你回家做我的老婆!哈哈哈!」

「這個年代做女人真的不容易。」刑警原來已轉醒,兩手擦著惺忪的眼睛。

少女回過頭來,一臉驚喜:「你醒啦!沒事嘛?」

刑警左按右按,檢查身上的傷口,確定全部只是皮外傷。「沒事……我在哪兒啊?車子要去哪裡?」

司機:「本黑廂車的目的地是東濱市。順路嗎?」

「順……黑廂車?」刑警一臉茫然,上下四方打量後,才發現自己坐在一個胖子的屍體上。「小姐,介意我坐後座嗎?」

少女搖頭。「小心,別碰跌花貓。」

「花貓?」刑警從貨斗跨過來,才看到後座上的小狗。「這頭是狗啊?」

少女:「狗既然可以有人名,為甚麼不可以有貓名?」

刑警失笑。「有道理。」

少女:「為甚麼你會從天而降?你想死嗎?」

「不是我想死,而是很多人想我死……」刑警臉容沉重。

少女追問:「為甚麼啦?」

「為甚麼……?」刑警想了好一會。「因為我做了件令自己很後悔的錯事……但別人卻不容許我懺悔。」

司機大喊:「老哥,你的說話太難懂,讓我說些簡單一點的:肚子餓嗎?」

少女和刑警對望:「餓死了!」

司機看一看路牌:「再走十分鐘,路旁有間小店的牛雜粥很棒!店東每天凌晨便到屠房揀選最新鮮的牛雜,運回粥店時,還是熱的啊!你知嘛,要弄好一頓牛雜,少一點功夫也不行啊!」

少女和刑警異口同聲說:「我們沒錢啊。」

司機哈哈大笑。「媽的!吃完今晚的,才想明天!」

黑廂車從市際高速公路轉向東區,駛往直達東濱市的不歸路。


<犬女‧完‧稿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修訂於四月十九日>

Comments:
好好睇ar!!!!
會唔會出書ar??
 
書展出《犬女》啦!
 
為什麼不殺掉那群警察?
 
highly respectable and excellent contents, i know your blog from a friend called Yvonne Lo who post your link in facebook, i would highyly suggest you to earn money from your blog, in fact, you can even be the full time blogger earning the good money from it. suppose check from the following link about that suggestion!

internet marketing

who is an australian blog coaching service provider teaching people the way of making money from the contents via internet, blog is one of the best option!!
 
Post a Comment